“我叫Burkhardt。”
穿著麻瓜警服的黑髮男人衝站在身邊的兩個巫師點點頭,“全名是Albus Burkhardt,真的和你們要找的那個所謂大名鼎鼎的Harry Parker——抱歉似乎是Potter——的人沒有關係。”
“我也不認識他的兒子,你們一定是認錯人了。”“跟我們回魔法部吧Al,”其中一個紅髮男人苦苦哀求道,“魔法事故災害司司長表示願意為五年前那場意外負責,記憶註銷指揮部的人在發現那個麻瓜死後出了點岔子才會抹掉了你的記憶——”
“別說了Louis,他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解釋再多也沒用。”另一個巫師晃了晃自己長著一頭耀眼藍髮的腦袋,那頭藍髮卻迅速變成毫無生氣的灰白色,他的黑眼珠死死地盯著眼前作麻瓜打扮的男人看了一會兒,又轉向紅髮巫師聲音嘶啞地開口說道——“James正在趕來的路上,他剛去通知Scorpius了,他們很快就會到這兒,讓Scorpius陪著Al一道去魔法部說不定能更快地恢復他的記憶。”
說完他再度看向他們口中稱之為Al的年輕男人,面對一臉戒備的對方,擁有易容馬格斯能力的巫師露出了微笑,他的頭髮也隨之變回了先前的藍色。“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我是Ted Lupin,不過在我們重新認識彼此之前,最好先把你的手槍收起來,警察先生。”


“Al回來了,他有極大可能會繼續當傲羅,這可是個大新聞,我得告訴《巫師週刊》編輯部,讓那幫傢伙同意我發稿子——”
“安靜點兒Lorcan,這是機密,魔法部不想讓外界知道他們曾把Harry Potter的兒子當作啞炮一樣驅逐到麻瓜界——雖然失去記憶又沒了魔杖的Al確實跟個啞炮沒兩樣。”
一頭牙買加髒辮造型的Lysander Scamander揉了揉雙胞胎哥哥短得快要露出頭皮的扎手棕髮,他嘆了口氣,又接著說道:“我可是聽Lily和Hugo說了,連《預言家日報》都不被允許刊登任何有關他回到巫師界的報導,考慮一下Harry叔叔他們一家的心情吧,你可別到處傳播這消息。”

热度(1)